登錄享有權益
積分兌換現金
下載視頻源片
工具免費使用
邀請認證

你尚未認證為創作人或影視公司,認證即可享有:

編劇如何通過「拆小說」提高寫作技巧?

2020-06-30 09:31發布

幕后 | 拍攝技巧


導 讀:


“寫作的法則和飛行、數字、物理學一樣,是有章可循的。

——海明威


位寫作大師的寫作流程和作息時間來安排自己的寫作和生活。


比如,在寫小說前,我會認真準備好人物小傳,從主要人物到次要人物,無一例外。我會用卡片勾勒出重要的情節,為了避免故事時間線的混亂,我還特意找來一個過期的日歷,在上面標識出重要事件的發生時間。


我的部分場景卡片


我堅信,文雖無定式,卻必有章法。


然而,當我按部就班完成這一系列繁瑣而精細的事前準備后,我發現自己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寫作欲望。那些人物小傳、情節卡片和寫作大綱,都被我扔到了一個廢棄的箱子里,我最終還是沒有寫出一個合格的小說來。


說實話,我有點沮喪。


我安慰自己,也許大師分享的方法是對的,只是不適合我罷了。


那么最適合我的方法是什么呢?怎樣才能找到最適合我的寫作方式呢?答案就在美國作家勞倫斯·布洛克的《小說的八百萬種寫法》里。

《小說的八百萬種寫法》


勞倫斯·布洛克,是當代大師級懸疑代名詞,“愛倫?坡終身大師獎”得主,被稱為“紐約犯罪風景的行吟詩人”。


梁朝偉說他看過勞倫斯?布洛克所有的書,飛越半個地球,只為見布洛克一面。甚至主動尋求合作。


不愛用劇本的王家衛,也邀請布洛克擔任《藍莓之夜》編劇!


布洛克的作品,讓侯孝賢、張大春、朱天文、朱天心都為之迷狂。


《藍莓之夜》劇照


而《小說的八百萬種寫法》正是是由勞倫斯·布洛克的寫作專欄集結而成的,內容涵蓋小說寫作的三個主要環節(前期準備、注意事項和后期收尾)做了詳細的講解,并結合作者14年的寫作經驗,分別對“選題”、“擬大綱”和“小說修改”這三個方面提出了詳細的建議。


在《小說的八百萬種寫法》中,布洛克告訴我們,寫作是沒有公式的,別人的寫作方式不一定適合你。、


這就意味著,新手寫作者要做的,不是“復制”那些成功作家的寫作方式和習慣,而是要去“拆解”成功作品的寫作亮點和技巧,在拆解中學習,從而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寫作方式。


勞倫斯·布洛克的建議讓我豁然開朗。


確實,每一個寫作者都有屬于自己的寫作方法,比如有人覺得提綱重要,有人覺得不重要。有人提綱寫得長,有人寫得短。有些人一邊寫一邊改,還有一些人,喜歡等全部寫完了后再大刪大減……


作家的寫作偏好,對提高個人的寫作技巧,沒有絕對的關系。初階作者應該多關注作品本身的亮點,而不是作家的寫作習慣。


也就是說,要寫小說,就得從拆小說開始學起。


那么,我們該如何拆,才能最大限度地提高寫作技巧,并且找到適合自己的寫作方式呢?勞倫斯·布洛克在《小說的八百萬種寫法》一書中給出了三個可操作性的練習方法。




一、泛讀同類型作品



你大概聽過這句話:讀小說的人不一定會寫小說,但寫小說的人卻一定會讀小說。

為什么呢?

因為閱讀是了解寫小說最直接的方式。

“讀”是寫作前期的必要準備。集中閱讀同類作品,可以讓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,從排篇布局、人物設定和情節安排上,找到同類小說的共性,然后運用到我們的小說創作里。

通過對這些優秀作品的拆解和分析,我們可以得出作品成功的因素和套路。

比如,我在研究中國戲曲的故事情節設置的時候,就發現古代的劇作家很喜歡用“道具信物法”來設計偶然性的劇情。

比如孔尚任的《桃花扇》、湯顯祖的《紫釵記》,范文若的《花筵賺》,甚至在曹雪芹的《紅樓夢》中,也多次使用“道具信物法”來埋伏筆,暗示彼此之間的姻緣關系。

中國戲曲關目研究導圖

影評大佬羅杰·伊伯特也曾在他的毒舌小詞典《我知道你們又來這一套》中講過,"如果你想要一個令人反感的角色轉變成暖男暖女的形象,可以讓這個人角色去給別人角輕輕蓋上一條毛巾;如果想放大故事戲劇的沖突和人物的情緒,可以給他們安排一場雨戲,雨下得越大越好,最好讓他們都淋成落湯雞。"

想想在話劇《雷雨》中,周魯兩家三十年的恩怨情仇是不是就在一個雷雨交加的夜里爆發,達到高潮的?《流星花園》里的杉菜和道明寺,他們之間的感情隔閡,是不是也是在一個大雨滂沱的夜里被激發和沖破的?

不管是在影視作品,還是文學作品,掌握作品中共性的套路,可以幫助寫我們更好的塑造人物角色和推動情節。

而拆解,就是讓我們去學習和掌握這些基本的創作原則,為我們的創作提供養分和參考依據。

二、以寫作者的角度來進行閱讀



除了大量閱讀同類型作品外,以拆解為目的的閱讀,最關鍵的,是要以“寫作者”的角度來剖析作品。

以寫作者的角度閱讀,和以閱讀者的角度閱讀,區別到底是什么呢?

我以閱讀阿加莎《無人生還》的第一個章節為例,和大家講一下讀者思維和寫作者思維的區別。


作為讀者,我可能更關注小說中到底會有哪些人物登場,里面有沒有埋藏著兇手的線索,下一步到底會發生什么呢?

而作為寫作者,我就不得不去關注,阿加莎到底是怎么去寫一個已知結局的故事的?每一個看似不相干的人物都是怎么出場的?角色出場的順序有何講究?如何讓每一個人登場合理?登場的時候要怎樣去介紹他們而不重合?我需要在哪些位置才能埋下線索,才能讓這些人物關系有條不紊地交織在一起,等到真相大白的時候給讀者帶來出乎意料的感覺?

所以大家發現了么?讀者思維只需要關注“寫了啥”,而作者思維則需要關注“寫什么”和“怎么寫”。

只有從讀者思維切換到作者思維,你的寫作技能才能在拆解訓練中得以提升。

此外,勞倫斯·布洛克還提到了另一個拆解的辦法,就是我們可以把每一部復雜的小說簡化成一百字左右的劇情梗概。

通過去除一些修飾情節的細節,迅速地找到作品最基本的情節和人物結構,對我們寫大綱和情節設置也是很有幫助的。

三、對目標作品進行數字分析



作家本·布拉特在《納博科夫最喜歡的詞》中,曾經用大數據分析法,來統計暢銷作品中所使用的詞類和詞頻,進而觀察暢銷作品中的用詞模式和規律。

但本·布拉特并不是第一位使用數字分析作品的作家,早在1978年,《巨蟒盛宴》的作者克魯斯曾在接受《紐約書評》采訪時分享過自己對小說的數字分析經驗。



克魯斯說,自己大約花了一年多的時間,系統地把格雷厄姆·格林的《戀情的終結》進行了全方位的拆解。


他不僅整理了書中角色的數量、故事跨越的時長、出現了多少個城市、多少間房間、高潮發生在什么地方,甚至還統計了作者到底花了多少時間來為故事的高潮做鋪墊。


克魯斯通過拆解喜歡的小說,并把它轉化為數字,他把拆解中學到的處理時間、地點、行動和節奏的經驗,全部都用在了《巨蟒盛宴》里。


正如勞倫斯·布洛克所言,寫作沒有公式可循。


對新手寫作者而言,拆解優秀作品是學習寫作最快捷的路徑。拆解目的不是創新,而是學習基礎的寫作方法,提高技藝。


通過拆解,我們把學到的寫作技巧、思路和框架,都用到自己的寫作中來。一邊去了解別人的“寫作套路”,一邊去修正,并找到最適合自己的“方式”和“套路”。


聲明: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及時更正、刪除,謝謝。

文/勞小姐 來源/導演幫(ID:daoyanbangwx)

原文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UHaVjh1ov_Wkg3arwtpfkw



內容由作者原創,轉載請注明來源,附以原文鏈接

http://www.jklhj.com/news/6665.html

表情

添加圖片

發表評論

全部評論

色色色色色综合色情网